“青海湖鳥王”葛玉修:野生動物應自然地生存死亡 人類才是“亂入者”|70年70人·生態④

封面新聞 2019-07-31 23:52 51820

人物名片

葛玉修

山東人,任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金融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等職,他是青海湖自然保護區特聘專家,北師大、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特聘環境教授,1995年以來,利用業余時間,他先后200余次去青海湖、21次到三江源、11次到可可西里,拍攝了大量高原野生動物的圖片,撰寫150余篇反映野生動物及其生存環境的文章。因為拍下了青海湖畔眾多鳥類照片,他被媒體稱為“青海湖鳥王”,同時,他還拍下了世界上第一張普氏原羚(膠片)照片,后建議將之更名為“中華對角羚”。

封面新聞記者 杜江茜 李強 攝影報道

親近自然的葛玉修知道,青海湖中心的鳥島上,一只漁鷗媽媽為了孩子正在和另一只同類“打架”,幾只剛出生的斑頭雁已經跌跌撞撞開始自己覓食;而在可可西里的無人區,中華對角羚正優雅奔跑,矯健的前蹄會劃出一條優美的弧線,而一旁的灌木叢中,野狼群正虎視眈眈準備一撲而上……

從工作時野生動物攝影愛好者,到退休后成為全身心付出的環保志愿者,葛玉修的鏡頭下記錄了他所見證過的所有動物故事。從青海湖到三江源,再到可可西里,他記錄了沙化的草原、雪線的上升,更見證了不斷保護修復下,動物種群的增多,以及敬畏自然的復蘇。

葛玉修作品

用鏡頭,記錄它們

“我覺得野生動物和人一樣,需要一個和諧的生存環境,動物用簡單純潔的生命溫暖慰藉著人類的心靈,我們也要善待他們?!?/strong>

不常見的動物入相

14只白尾海雕“同框”

似乎,沒有什么比一個野生動物攝影家的鏡頭,更能證明變化了。

從1995年以來,利用業余時間,葛玉修已經先后200余次去青海湖、21次到三江源、11次到可可西里,拍攝了大量高原野生動物的圖片,撰寫150余篇反映野生動物及其生存環境的文章。因為拍下了青海湖畔眾多鳥類照片,他被媒體稱為“青海湖鳥王”。

鳥島唱晚

他在隆冬掉進過結冰的湖里,也被那些蒼茫高原的景色無數次震撼,他見證過一個鳥類小家庭的組建和遷徙,也記錄下被掛在人類鐵絲網上,死亡風干的動物頭骨,以及成塊狀的毛發。

他很欣賞圣雄甘地的一句話:從一個國家如何對待動物的態度,就可以判斷出這個國家的偉大與文明?!拔矣X得野生動物和人一樣,都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都有一個個和諧的家庭,它都需要一個和諧的生存環境,動物用簡單純潔的生命溫暖慰藉著人類的心靈,我們也要善待他們?!?/p>

這幾年,野生動物種群數量明顯增多,反映到他的鏡頭下,就是越來越多不常見的動物都入相了。

在海拔4300米的瑪多縣,他拍到可愛的小狐貍,還有至少7匹狼的狼群。在更廣闊的地方,原本數量很少的白尾海雕,被他一次發現了14只。還有西伯利亞的袍子,不但成群出現,還和家養的牦牛出現在同一個畫面。

黃河源頭藏野驢(照片由生態攝影家葛玉修提供)

“三江源地區雪豹數量明顯增多,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雪豹都跑到村子里去了。還有水鹿、金錢豹、大鴇、白尾海雕、狍子等以前看不見或不常見的動物都出來了?!备鹩裥藓荏@喜,白鷺的生存對水質的要求很高,曾經,他最多能見到一兩只,現在,在西寧市東出口水域、貴德都拍到過十幾只成群的白鷺。

根據《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2018年)》,目前,全國超過90%的陸地自然生態系統都建有代表性的自然保護區,89%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植物種類以及大多數重要自然遺跡在自然保護區內得到保護,部分珍稀瀕危物種野外種群逐步恢復。東北虎、東北豹、亞洲象、朱鹮等物種數量明顯增加。

葛玉修在拍攝中

用行動,保護它們

“普氏原羚比大熊貓更稀少,是青海湖邊的‘國寶’。如今數量已回升至2000余只?!?/strong>

青海湖邊的“國寶”

拍下世界首張普氏原羚照片

7只褐黃色的動物在跳躍狂奔,尾部的一團白色分外醒目,蒼茫高原下,鏡頭凝固了它們奔跑的瞬間?!?span style="color: rgb(192, 0, 0);">1997年,葛玉修拍攝下了第一張普氏原羚(膠片)照片,這也是世界的第一張。

角長約30厘米,下半段粗壯,近角尖處顯著內彎而稍向上,末端形成相對鉤曲。那時,這種神秘的羚羊,已瀕臨滅絕,種群數量僅300多只,比大熊貓數量還要少。1996年和1998年,普氏原羚先后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皮書列為危級動物,1999年中國的瀕危獸類紅皮書將其列為極危級動物,是《全球羚羊保護行動計劃》中名列首位的瀕危羚羊類物種。

此時,它們在世界上的棲息地已只剩一處——青海湖湖濱地區。

拍下世界上的第一張普氏原羚的照片,葛玉修覺得,自己和這種已經瀕臨滅絕的羚羊之間,有了某種關聯,他想要做得更多。

葛玉修拍攝中華對角羚

該如何推動保護?在民間,自發保護野生動物的專家正在凝聚起來。于是,在葛玉修的請教名單中,有因拍攝滇金絲猴而聞名世界的奚志農,著名動物攝影家、北京動物園獸醫吳秀山,時任《中國國家地理》編輯徐健,還有馮剛、周海翔、王勇剛等著名野生動物攝影家。

當時,對于普氏羚羊,從官方到學界,都給予極大的關注。對于葛玉修而言,隨著對普氏原羚的了解越來越深入,他的圖片也越來越好,不僅拍到了對角羚的個體、種群,還有它們的求偶、交配,甚至是跳躍、直立的瞬間。

也正是在這種追逐和交流的過程中,葛玉修發現,除了業內人士,很少有人知道“普氏原羚”這個名字,面對這種中國獨有的物種,他想給它們起個叫得響的中國名字。

在和專家們研究后,考慮到普氏原羚的雄性,犄角相向對彎,呈現著對稱之美,葛玉修發出呼吁,建議將普氏原羚改名為“中華對角羚”。對此,以中國林科院李迪強博士、原青海旅游局李選生局長等為代表的專家評價,“中華對角羚”這個名字,既形象地概括該物種的外部特征,又具有濃烈的民族情結,同時與國際命名亦無沖突。

如今,“中華對角羚”的名字已經被越來越多的專家和學者所認可,同時,種群數量也在大幅度增加。

對于葛玉修而言,曾經,他呼吁盡快建立“中華對角羚專屬保護區”,提出“將中華對角羚定為環青海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吉祥物”。

一切都越來越好。2005年,國家撥款7000萬元人民幣開始實施拯救中華對角羚工程。2006年7月,環青海湖國際自行車公路賽組委會,將中華對角羚定為“環湖賽”吉祥物。 2008年12月,中華對角羚特護區在青海湖北岸成立,葛玉修被聘為保護站榮譽站長。

“它們是青海湖邊的‘國寶’,如今數量已回升至2000余只?!?strong>這幾年,葛玉修還在奔走呼吁,建議將中華對角羚定為青海省的吉祥獸,“并不是沒有先例,1990年,青海就把黑頸鶴定為省鳥,如果再將中華對角羚定為吉祥獸,會有更好的環保效益和社會效益?!?/p>

青海湖的油菜花

用照片,呼吁環保

在葛玉修最欣賞的那張照片中,天上鳥兒悠然飛過,水中大天鵝在自由地游弋,馬兒甩著尾巴吃著草,“我不希望這樣和諧的畫面,因為人類的介入而打破?!?/strong>

20年近600場講座

讓更多人愛護環境

在對生態環境的保護中,一個人的力量能有多大?對于葛玉修而言,他沒有太多去衡量過這個問題,更多時候,他都感覺是被現實在推著,去做那些在他看來,必須要做的事情。

為喚起全社會保護中華對角羚,葛玉修發起創辦青海首個民間生態環保攝影網站——“青海青”。為讓更多人重視環境保護,從1998年開始,他已經做了接近600場環保公益講座,從城市到牧區、農村,從青海到外省,他的講座遍布各個行業和地區。

曾有孩子因為所播下的種子,最后走上了專業環保的道路,也有企業關注到了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將社會責任感聚結于此領域。更多的,則是在一張張照片、一個個故事中,感知到了個體所能為所生活的環境,做出的點滴改變。

而在全國,從1978年起到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環保民間組織走過了從誕生到興起的階段,越來越多的環保力量在匯聚,從小事做起,盡自己的力量做環保公益,已經成為共識。

葛玉修作品

為世界留住獨特的美麗。如今,在中國,攻克人工繁育難題促大熊貓種族的恢復還在繼續,東北虎的野外生存環境正協力提升,國際合作下,藏羚羊的盜獵危機解除,全球瀕危鳥類朱鹮的數量從唯一幸存的7只野生種群,發展到2600多只……

對于葛玉修而言,他所牽掛的青海,陸生脊椎動物有499種,占全國數量的10.26%,其中,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22種,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63種,省級重點保護動物35種。野牦牛、藏野驢、藏原羚、普氏原羚、雪豹、水獺、巖羊等為青藏高原的特有物種,有許多物種已列入全球珍稀瀕危物種。

如今,青海已建立11個自然保護區,面積達21.8萬平方公里,占全省國土面積的30.23%。

拍攝了百萬張照片,葛玉修很難選出最愛,但是他最欣賞的那張中,天上鳥兒悠然飛過,水中大天鵝在自由地游弋,馬兒甩著尾巴吃著草。

“我不希望這樣和諧的畫面,因為人類的介入而打破?!彼f。

更多閱讀

野生動物攝影師:狼群的桀驁兇殘 也是最真實的自然

野生動物攝影師:在青海湖鳥島七日 20年無法忘卻小雁的眼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3

  • fm605210 2019-08-06

    [得意]

  • 血色櫻花  2019-08-05

    [得意]

  • 東哥 2019-08-01

    [得意]

我要評論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江西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