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悅然曾與莫言邊喝威士忌邊談小說 “翻譯莫言作品沒要出版社一塊錢”

封面新聞 2019-10-18 23:43 146027

2012年華西都市報記者采訪馬悅然和陳文芬

封面新聞記者 張杰

2012年,莫言獲諾獎后,馬悅然也再次成為文學圈熱門名字。他不僅是有名的漢學家,還是諾貝爾文學獎終身評委之一,而且是唯一懂中文的評委。他負責推薦中國文學,更是莫言的瑞典文翻譯陳安娜的老師。2012年10月,馬悅然攜妻子陳文芬,受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世紀文景的邀請,來到上海出席一系列文化活動,談論詩歌和翻譯。馬悅然還在浦東發表了一個主題演講。華西都市報記者曾受出版社邀請,前往上海采訪了馬悅然和他的夫人陳文芬。

嬌妻主動擔當主持人

當時,馬悅然身穿中式對襟長褂,夫人陳文芬也是白底黑花中式衣著,很相配。兩人提前二十分鐘到達訪問地點,還親密地手牽手先到外面弄堂里逛逛,欣賞上海老房子建筑。記者交流會上,陳文芬更主動擔任主持人并說:“我以前當過記者,也是因為當記者認識馬悅然的!”

夫妻倆配合極其默契,常常相視一笑。她還透露,在瑞典家中,“我們還專門練習了一下,讓他記清楚,自己到底翻譯了莫言的哪些小說,給瑞典文學院的院士們看。哈哈?!标愇姆医忉專骸拔覀冏谶@兒的原因,是馬先生翻譯了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的詩,還有兩本中文書要出版:《巨大的謎語》和《記憶看見我》。我們很早答應出版方要來參與一些活動。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是瑞典人期待很久的世界詩壇的大師,終于得到諾貝爾文學獎。巧合的是,馬先生這次是自2007年后再次來到中國,正好是中國人期待很久的莫言得這個獎。所以我們感覺很奇妙?!?/span>

“能說得來”川話溜,四川是第二故鄉

“曉得嘛!”當獲悉華西都市報記者來自四川后,馬悅然立馬眼睛一亮,并說出這句地道的四川話。近二三十年來,馬悅然被國內文學界公認為中國文學走向西方世界的重要推手。

2012年華西都市報記者采訪馬悅然

馬悅然翻譯過《水滸傳》和《西游記》,會寫中文古詩詞,是十足的“中國通”,與四川的淵源也頗深厚。1948年,馬悅然就來到成都做過方言調查,會說一口地道的四川話。在他用中文寫成的散文集《另一種鄉愁》中,馬悅然深情記述自己在“第二故鄉”四川的往事細節。而且,馬悅然的第一任妻子就是四川人,不幸于1996年因病辭世。2007年馬悅然再次來到成都會友,華西都市報也曾詳細報道。

距最近一次離開四川已有5年,如今四川話還能說得地道嗎?馬悅然立馬笑道:“能說得來,能說得來!”引得旁人都友好大笑。馬悅然跟莫言“經常通信”。莫言得獎后,馬悅然有沒有道賀?陳文芬說:“還沒有當面見到,但是我們跟莫言已經通過信了,有很多翻譯、出版的事情要交流?!庇浾邌柤?,這次來中國會不會與莫言見面,陳文芬說:“馬先生已經88歲了,長途飛機旅行是比較累的,所以事先都沒有做這個安排?!?/p>

曾與莫言一邊喝威士忌一邊談小說

莫言獲諾獎,馬悅然非常支持,“他的短篇小說特別好!我之所以喜歡莫言,是因為他非常會講故事。2004年,《上海文學》雜志刊登了他的小說《九段》,非常短,只有一兩頁,我見識到莫言對文字的掌握是何等高超?!瘪R悅然還提到,正是莫言的這個短篇,讓他開始對微型小說感興趣,“我甚至模仿莫言的短篇小說,開始寫自己的小說了?!标愇姆已a充,馬悅然后來真寫了很多微型小說出版,莫言還寫了序。

談及與莫言的交往,馬悅然說:“我跟莫言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頭一次是在香港中文大學。當時我當客座教授。有天莫言來了,我們花了幾個小時談。第二天他就回去了。原來是他要分房子。我都不知道‘分房子’是怎么回事,聽說,那次他最終也沒有分到房子。第二次,是在臺北,包括李銳、余華、池莉在內的9個內地來的作家,其中就有莫言。那次,他在臺北待了幾天,有一天晚上,我倆就在飯店里,一邊喝威士忌,一邊談小說?!?/p>

“翻譯莫言沒要出版社一分錢”

在采訪中,陳文芬提到,馬悅然很早就翻譯莫言的作品,但是直到莫言得獎后,才拿給出版社出版的。因為馬先生覺得,一旦讓太多人知道他翻譯哪個人的作品,就會引來人家猜來猜去?!?/p>

馬悅然也提到,“我聽到有人說,莫言得了諾獎,我要將自己翻譯莫言的作品賣給出版社,要發財了。但其實不是,我一塊錢都不要。因為我是瑞典文學院的院士,瑞典文學院叫我翻譯莫言的作品,我翻譯出很多,他們給我稿費?!?/p>

流沙河、馬悅然、車幅(從左到右)

2012年,華西都市報記者對話馬悅然

華西都市報:有人覺得,在中國,還有和莫言一樣優秀甚至比他還優秀的中國當代作家,都沒得諾獎,是不是諾獎有偶然性和隨機性?

馬悅然:諾貝爾文學獎不是一個世界冠軍獎。它只是頒發給一個夠資格的好作家,莫言是一個好的夠資格的作家。我承認,世界上好的作家可能有幾千個,但是每年只能夠頒發給一個作家。今年我們選的是莫言,明年選另外一個。有些人沒有得到,有些人得到了,比如莫言。就這樣,很簡單。

華西都市報:您在推薦莫言的時候,說服其他的評委,很艱難嗎?

馬悅然:我們每一次爭論都很激烈的!一般流程是這樣的:2月1日以前,將推薦作品及材料寄給瑞典文學院。然后有一個由15個人組成的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小組,他們將250個被推選人篩選至30或40個后,介紹給院士們,待到5月底只剩5人。6至9月專門閱讀那5個人的作品。9月中旬開始開會,討論到底誰該得獎,然后開始投票。一共要投好幾次,每一個人都要把自己的觀點講出來,進行辯論,最終的投票是在10月初。不過,今年的辯論不太激烈,意見比較一致。

華西都市報:莫言獲獎將帶來怎樣的變化?

馬悅然:中國文學早就該登上世界文學舞臺。莫言可能是中國譯成外文最多的一個作者,所以莫言的那些著作幫助中國文學走向了世界文學。

華西都市報:你對莫言以后有怎樣的期待?

馬悅然:他內心很強大,非要講故事不可,他會繼續寫。

華西都市報:你們評審的依據關鍵是什么?

馬悅然:唯一的標準就是文學質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6

  • 東哥 2019-10-20

  • 飛天神鷹 2019-10-19

    這是人民的藝術文化……

  • fm501706 2019-10-19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江西11选5基本走势图